游泳

【绿野小说】归乡奇遇

2019-09-16 23:33: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余尤记幼时急盼长大,似成人般诸事能做,且雄心壮志入云,非比寻常。然待长成,竟难如此。前有高山巉岩,亦有江河浪涛呼啸;处处阴风怒吼,时时枪林弹雨,无一时一处安乐可言。辄进微步,皆临身败之危,冒毙命之险,可谓艰辛之极。遥望之中,有一光辉灿烂之所在,伟岸之人振臂呼喊相招,更有千百人欢呼雀跃,同伍前奔。然余踽踽独行,欢乐全无,压抑、愤懑填于胸,终日不得开心颜。如此日久,渐成病态,徜徉于自我世界,倒也逍遥自在。
余外乡奔命已久,终无所成。冬一日,余偶有兴致,翻出唐诗一读。许久,不知所读为何。忽见太白诗曰:“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凝神细读数遍,潸然泪下。思乡心顿起,乃收拾行装,腾挪双足,孤身归乡去也!
只缘归乡去,疲惫不上身。岂顾风餐露宿,日出月落。一日,眼见红日西沉,玉兔东升,村飘炊烟,倦鸟归林。余归乡心切,落在荒郊野外,莫非露宿天地间不成?四处逡巡,见一茅屋。悄悄上前轻叩柴扉,久无人应。推门入内,未见主人,乃一空屋。地有草铺,上有破被一条,一破麻袋未知所装何物,歪斜于墙角。铺边一破碗,内置灯油灯芯。环顾屋内,别无他物。余思忖此处定可住宿,乃以所带包袱为枕,躺于铺上休息。
饥肠辘辘时,忽听脚步渐渐传来,或许主人归来也未可知。柴扉大开,寒风刺骨而来,余倏忽爬起,略带惊恐目视来人:六七十岁老翁,霜白发过耳,头戴破旧毡帽;络腮胡须,青白参差,因久未修整而似髯虬客;面色黑黄而无血色,皱纹密布似刀刻;上裹开花破袍布满油垢,下穿补丁相叠之单裤。浑身颤抖,手端破瓢。余释然:此人乃乞丐也。
老翁见屋内有人,略一愣神,见余身边之包袱,似已明了。坐于铺,门后提出一砂锅,将破瓢内之物倒入,置于铺前几乱砖头上,“悉悉索索”摸出火柴点燃地上之乱柴。浓烟顷刻布满小屋,余咳喘连连。老翁以首示意,余打开小窗,冷飕飕之朔风劲吹,令人寒彻心肺。余急关闭小窗,蜷缩于铺上。
“敢问老伯,仙乡何处?为何居于此荒郊野外?”老翁缓缓抬头看余,神色凝重,半晌乃曰:“花子不居于此还能居哪?”“老伯,祖居何处?”老翁黯然伤神许久,哽咽曰:“吾乃此地人也~~~~~~”“此地人?老伯族中有何人?族人岂能置您要饭于不顾?您为何落魄于要饭之境地?”余深感奇异,乃连连发问。“天寒地冻,待吃过我所讨之饭,听我细细道来。或许可听百年不闻之奇谈也。”余兴大起,急待老翁开讲奇谈。

提起往事泪如泉!林水清祖居岭下林家圩,年少时亦聪慧贤达,深得乡里称赞。然父辈忠厚老成,且人丁单薄,故屡遭奸人欺凌,以致家境贫寒。待林水清长成,立志中兴家业,吐气扬眉于乡里。自恃身体强健,精数项手艺,乃打工于胡家。胡大户乃出名之胡剥皮,待人刻薄狠毒之极,故难以雇人,每每出高工钱。故虽深受其害,林水清亦勉强为其出力。初入其家,先推一百车粪至岭上,不气喘不塌腰,方为录用。加之各种器具修修补补林水清皆拿手,胡大户微微颔首,曰:“专心做工,手脚勤快,勿偷懒,勿忤逆顶撞!”
腊月初,大雪封门寒彻骨,有钱人围火炉品美酒尤嫌冷,竟驱赶林水清等上工。吴羊倌驱羊至岭西,摔下深沟,头破腿断,命悬一线。胡大户竟欲推之门外。林水清闻之义愤填膺,与胡大户据理力争,胡大户无奈为吴羊倌延医医治。胡大户恨林水清入骨,欲开除以绝后患,然惜其乃一好劳力,即命林水清赴西岭看护庄园,无事不得入村。
西岭雪大风急,寒冷难耐。破工棚四处漏风,棚内雪片飞舞。林水清冒雪砍枯树生火取暖,火苗噼啪,心潮难平,取出祖传之二胡,拉起哀怨小调,借以抒发满腔郁闷!那低沉悠扬的二胡声在风雪飘摇的岭上久久回荡......
翌日,工友送来生活用品。自此林水清居于西岭,似与村中隔绝一般。做工之余,林水清时常拉起二胡,如乐如歌,如泣如诉,乐声与心声混为一体,飘荡于茫茫无际之远方。
偶有一日,正自娱自乐,忽闻棚后有啜泣之声,细观之,乃一姑娘。林水清急问曰:“汝何故悲伤?”“闻听雅乐情不自禁耳!”“何处人氏?因何至于此?”“君不识,我乃胡女玉英,昔日于我家曾听君二胡,似闻仙乐。今日小弟求外出玩耍,故带之至庄园,再次闻听雅乐,心有所感而失态,请君见谅!”果见有少男远处扔雪球玩。进得棚来,玉英见如此寒酸,不禁嘘唏。柔声曰:“如此寒冷,君可受得?”林水清笑曰:“天当房,地做床,我亦不惧,何况有工棚乎?做工之人哪似 娇贵!做工后粗茶淡饭足矣,闲暇时尚可自娱自乐,夫复何求!”玉英见小弟已近,辄告辞而去。
自此始,玉英三五日即来工棚,或与小弟同来玩耍,或借故找东拿西,或安排林水清做工。胡家至西岭庄园路上,时常见玉英娇柔而匆匆之身影。
已近年节,家家忙于操办,玉英来此渐少。林水清数日不见,竟觉魂不守舍。
一日黄昏渐近,林水清百无聊懒,漫步于岭上,正遇玉英匆匆而来。林水清欲言而止,玉英亦进退两难,四目相对,面红而心慌。
林水清打起精神问:“欲至何处?为何多日不见来此?”玉英曰:“忙于准备年节之物,难以脱身,今偶有闲暇,方得来此。亲手做一狗皮坎肩,未知合身否?望君勿嫌粗陋,以挡风寒!”言毕,羞答答递过手中包裹,转身欲离去。林水清接过包裹,躬身施礼:“多谢关怀,一定合身!”玉英闻言难掩笑意,面红心热而去。林水清目送玉英远去,心中波澜滚滚:“莫非真是情愫暗生?岂非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此后玉英与林水清常相来往,既已心意相许,难免花前月下,海誓山盟。常言曰:纸里包不住火。又曰:无不透风之墙。胡大户终知玉英与林水清来往之事,直气炸心肝肺,歇斯底里发作,急欲抓林水清置之死地而后快。玉英对其父曰:“处置林水清与收女儿之尸选其一!”胡大户爱女心切,不知如何是好,其妻劝曰:“女儿既心意已决,何不成全之?”胡大户欲从之,而怒气难消,对女曰:“冤孽!汝速去,自此我无女矣!”玉英跪于地,拜谢二老养育之恩,泣涕而去。
林水清将玉英接至家中,阖家欢喜。二老曰:“我林家不知哪辈祖宗保佑,水清能有玉英如此美丽善良之妻!”然家中只有一间正房与一间锅棚,水清二人住何处?二老又愁上心头。无奈之下,二老分别借住亲戚家,将房子让水清二人权作洞房。新婚之喜,本该认真操办,可水清玉英二人迫于无奈,只得草草洞房了事。当晚水清对玉英施礼曰:“如此草率,实在愧对汝一片爱心。然出于无奈,万望谅解。明日我定当思谋解决之法,让你我二人有安居之所。”玉英曰:“你我既做夫妻,何必见外。我来你家,即打算与你同心协力,吃苦受罪心也甜。”林水清连连施礼:“真乃我林水清之贤妻也!”
翌日,林水清于村内外四处查看,相中林老歪家场院。急至老歪家协商,租得场院暂住,并租种场院前五亩地。搬家之日,阖家欢庆,鞭炮齐鸣。虽是租借,终有安居之处,亦是创业之始。林水清自忖:凭身强力壮,定可收成有加;几样手艺,还可于农闲时增加收入;加之玉英精心操持,不几年定可发达。
两年后,老歪之子吃喝嫖赌无恶不作而败家,林水清买下场院和租种之五亩地,一家人干劲倍增,日子越过越红火。此年林水清家喜事临门,添一男丁。两年后又添一男丁。林家亦渐成富足之家。真是苦尽甘来啊!
转眼至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林家儿子均已长成,相继娶亲。林水清也该享享清福了吧?


共 287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篇古文小说,古色古香,底蕴浑厚,给人一种脱俗之感,奇迹连连,令人惊诧。小说描述了一个远离家乡之人,在回家的路上看见山边一个小破屋,进去休息遇见一位老人的故事。这位老人也有意想不到的故事。一个穷汉独居山野,二胡琴声吸引了胡玉英,两人冲破封建加锁的羁绊,终成为夫妻,二人齐心协力,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子孙满堂,老人却孤寂的一个人走进了山里,过着孤独冷清的生活。很令人深思的文章。这是目前存在最令人悲哀的一幕。文章构思巧妙,妙语连珠。难得的好文章。推荐阅读!问好三生石老师!【编辑秋心】【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121619】
1 楼 文友: 2012-12-15 17: 8:21 内容新颖,曲折生动!文笔丰富!欣赏!问好作者!欢迎光临! 用心做事做人做文为人行善
2 楼 文友: 2012-12-16 16:07:5 一段奇遇 一段姻缘,拜读,祝创作愉快,遥握!
 楼 文友: 2012-12-16 17:2 : 8 文章构思巧妙,妙语连珠。难得的好文章,祝贺8岁儿童口臭怎么办
宝宝大便
孩子眼屎多
小孩经常流鼻血怎么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