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江西横峰涉黑组织大案真相

2019-07-22 05:12: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核心提示:江西横峰县涉黑组织大案,历时 年后,尘埃落定。兰林炎、兰风标等被分别判刑。一个曾经的“武术教头”,变身“富甲一方、横行乡野”的黑社会老大,从他恣意妄为的初始,就注定了其最终坠落的命运。

一个曾经的 武术教头 ,变身 富甲一方、横行乡野 的黑社会老大,从他恣意妄为的初始,就注定了其最终坠落的命运。

横峰官场地震

今年4月15日,江西横峰涉黑组织大案历时 年后,尘埃落定。江西省上饶市中院对此案作出终审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

该案是2010年到2011年公安部督办的第二号大案,被称为 101案 。一审受审人员多达 7人,涉及罪名2 项,犯罪事实达50余起,涉黑人员达57人之多,属恶性大、罪行严重的重大案件。

2012年8月7日,以兰林炎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一案在上饶县法院开庭审理。由于该案被告人人数众多,涉及事实和证据非常繁多、复杂,影响广泛,庭审时间持续7天。

2012年11月16日,上饶县人民法院对兰林炎等人涉黑一案依法进行一审宣判。兰林炎因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职务侵占罪、逃税罪等20项罪名,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20年,并处罚金166 .5万元,没收财产人民币200万元。

兰风标犯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14项罪名,获刑20年,并处罚金1012万元,没收财产150万元;兰天颢获刑20年,并处罚金 0万元;陈德云犯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11项罪名,获刑20年,并处罚金12 8.5万元。

事后,一位主审法官不无感慨地说,这是上饶县人民法院有史以来第一次办理如此重大的案件,投入的人力物力无法想象,光是判决书就有170多页。

案件波及横峰县人大、公安局、检察院、安监局、民政局、卫生局、粮食储备等系统。横峰官场面临大换血。

这批涉案官员中,横峰县委书记吴宣策是级别最高的官员。

民主与法制社记者获知,201 年1月28日,吴宣策因受贿180余万元,被南昌市中院判处有期徒刑11年。目前,正在珠湖农场(饶州监狱)服刑。

同时牵扯的官员,还有原横峰县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吴建因徇私枉法、受贿、非法持有弹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横峰民政局局长、卫生局局长、原横峰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尽数获罪。

明星官员 起落

2007年12月 日,吴宣策被任命为横峰县委书记。

此前,他自上饶县政府办公室秘书进入仕途。先后在上饶担任茶亭乡党委副书记、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黄沙岭乡党委书记、枫岭头镇党委书记、副县长、县委副书记等职务。200 年,吴宣策出任上饶市对外经济技术合作办公室(招商局) 主任(局长),次年任铅山县委副书记(正县级)。2005年6月,又出任上饶工业园区管委会主任。

吴宣策不喜欢念文件稿,语言个性、灵活。他的口才与文笔,曾作为一种官场范本在当地受到推崇。2009年11月25日,吴宣策被聘为上饶市委党校客座教授,这是第一位县委书记获此殊荣,前途可谓光明。

吴宣策任期第二年,横峰当年逆势 开门红 : 继2009年提前一个多月完成年初确定的4.55亿元的财政收入任务后,2010年1月,横峰完成财政收入1. 06亿元,同比增长2 6. 6% 。

但是,也有人发现,这样的数据其实只是政绩效应,因为 最后一个月横峰的财政才100多万,确实是留了不少(到2010年1月) 。

横峰一度 月月有新项目签约,月月有新项目开工,月月有新项目投产 ,平均每月签约1亿元以上重大项目,而其中又以浙商的大举进入为标志。

在吴任期内,横峰一举进入 全省中游偏上、全市第二方阵 ,成为全国县域经济提升速度最快、县域经济最具成长性的百强县市之一。2011年,横峰县财政收入突破10亿元,而10年前这一数字只有几百万元。外界对吴宣策的评价很高,甚至有媒体称其为 明星官员 。

孰料,吴宣策的神话戛然止步。

2011年6月9日,横峰县委召开全县领导干部大会,上饶市委常委、公安局长王国强出席会议并讲话。会上,吴宣策被免去横峰县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且此后很长时间一直没有宣布新的任命。此后,吴宣策被 双规 的消息风传。

同年11月29日,吴宣策突然由上饶市人大任命为上饶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

半年后,上饶市第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六次会议,于2012年6月28日决定撤销吴宣策上饶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职务。撤职的主因是 牵扯贪污受贿大案、重案 。

兰书记 发家史

与吴宣策倒台同时发生的,是横峰最大黑社会团伙的覆灭。

兰林炎,兄弟五人,他排行老二。上世纪80年代,兰林炎家里并不算富裕,多喝一碗粥都是幸事。兰林炎初中毕业后,做点小生意。他曾在家里养过鸡鸭,也当过养猪户。早年,他时常开个三轮摩托车往来于横峰县与邻县间。

20世纪90年代初,兰林炎教武术带徒弟,是当地有名的 武术教头 。彼时,兰林炎四弟兰天颢带领五弟兰林财、团伙成员兰玉清等人在横峰县姚家乡四处打斗,与其他黑势力团伙争夺地盘,逐一将当时社会上比较有名气的何某、于某等人打倒,确立了自己的江湖地位。

1995年至1999年,罗金水加入兰天颢团伙。2002年底至2005年初,罗金水带领数人在横峰疯狂作案,形成了横峰县人见人怕的 梭牙帮 。

1998年,兰林炎依靠家族、宗族势力和已取得的威信,陆续取得兰子村村委会主任和村党支部书记职位。

兰子村老支书兰玉有是敢怒不敢言。 一旦有纠纷,兰林炎发动群众,他只能跟在队伍背后,怕出大事。

兰林炎的发迹始于兰子一矿。

200 年,兰林炎仅以70万的价格(支付极少承包费),购买到了兰子一矿50%的股份,并将本来应分配给兰子村村集体的1000余万元利润侵占据为己有。

随后,兰林炎带领兰风标(兰林炎的徒弟,涉黑团伙2号人物)一起参股经营,两人开始全面涉足煤矿产业。期间,他们拉拢横峰县安监局局长徐小明,通过徐小明出台了兰子一矿、二矿的整合方案,吞并了兰子二矿。

资本雄厚的陈德云(投资一亿元建设天山国际酒店)加入了二矿的收购,并为兰氏兄弟注入了大批资金。兰林炎、兰风标两人各占股份的 6.665%,陈德云占26.66%。

2007年,陈德云出资购买了兰子二矿。此时,兰风标、兰天颢、陈德云靠地域、血缘、姻亲等关系为纽带,分别发展了一批自己的马仔。然而,兰林炎并不和这些人直接接触,而是通过对兰风标、兰天颢、陈德云三人的管理、控制来掌控整个组织。

2009年,兰天颢带领手下对横峰高铁砂石供应进行垄断。同年,该组织又获得了东风井15年承包经营权。兰林炎自始至终都是三个煤矿的主要股东和最终利益获得者。

2010年,横峰县姚家乡 7 28 持枪持械聚众斗殴案,引起当地各级领导乃至中央政法委、公安部领导的关注。

7 28 案也被认为是触发横峰涉黑案的导火索。

事发于2010年7月28日,李仟喜(兰林炎涉黑团伙主要成员)与村民李自成之间因非法开采胡垅村山上煤矸石资源发生矛盾。当天上午9时许,李自成打电话给李仟喜时,双方发生口角。

随后,李仟喜纠集兰呈春、张云平等十余人,李自成纠集了陈水财、李弋平、花日亮等7人,双方碰面发生了激烈械斗。械斗现场造成多人受伤。事后,李仟喜等人逃离现场,埋藏好枪支后,众人分头躲避。

地面上,煤老板之间互争地盘;地底下,却是一再被深埋的矿工事故。

2009年4月,兰风标为了迫使矿难死者家属签署赔偿协议,指使手下的兰勇带领侯冰、李涛等人,组成 地下出警队 ,到现场 维持秩序 。

记者根据官方公布的信息,对兰子一矿、兰子二矿、沈家垅煤矿(陈德云拥有100%股份)所发事故进行梳理,发现事故多发生在煤矿非法开采期间,且事故频率让人吃惊。从2006年8月到2010年10月28日,兰子一矿、二矿、沈家垅煤矿先后因安全操作不当造成8人死亡,多人受伤。

2011年5月 0日,兰林炎因涉嫌逃税罪、非法经营罪被横峰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7月6日被横峰县人民检察院批捕。当时,兰林炎已经是横峰县第十四届人大代表,江西省第十一届人大代表。

2011年9月22日,该团伙最后一名成员兰亮福落网,标志着以兰林炎为组织、领导者,以兰风标、兰天颢、陈德云为领导者的黑社会组织被一网打尽。

10 1 案发前,吴宣策与兰林炎、兰风标、陈德云等黑社会团伙组织魁首关系一直很好,甚至到了称兄道弟的程度。在吴宣策任内的一系列新农村建设、英才教育基金,也都得到了兰林炎、陈德云等主要案犯的积极支持。

有消息称,虽然检察机关认定吴宣策只受贿100多万元,

公安局副局长倒掉

公安系统涉案官员中,除了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吴建获刑14年外,其属下横峰县铺前派出所所长胡瑜和铺前派出所合同制驾驶员鲁书生也被判刑。徐树荣是横峰县人民检察院唯一被追究刑事责任的检察官,由于充当涉黑团伙保护伞,于2011年被玉山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2年。

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在侦办此案过程中,兰风标被羁押在广丰县看守所期间,竟然花费一万元买通了看守所的一名年轻民警,该民警在利益的驱使下帮助兰风标与他人串供,给专案组带来了一定程度的麻烦,此后,这名民警被依法判刑。

上饶市公安局副局长、 10 1 专案组副组长童建明坐镇横峰县公安局。

调查期间,专案组曾对全县所有警员发出了内部通知,要求凡是与黑社会团伙成员有接触的,主动向组织交待,可视情况从轻发落。

案发前,吴建一直特别谨慎,就算打扫办公室卫生的清洁工来了,他也会再三叮嘱, 不能乱翻东西,听到什么也不能乱说 。

2011年5月12日,吴建败露。当天,上饶县人民检察院对他展开调查。搜查人员从吴建的办公室高柜右下角柜内搜到五四式手枪子弹、六四式手枪子弹、八一式自动步枪子弹、八五狙击步枪子弹、重机枪子弹共计168发。

然而,横峰县公安局配给吴建的枪支是77式手枪,未发现有领用子弹的记录。这仅是冰山一角。

2009年6月9日,在横峰县政府对铺前煤矿东风井15年经营权进行拍卖的竞拍过程中,当时竞标者有兰风标和6号竞标者张康生等6人。

竞拍过程中,张康生一直在和兰风标叫价,导致兰风标 比预计多花了几百万元 。

竞拍结束后,兰风标的侄子兰呈春带着一批人,踢开国土局拍卖大厅某主任办公室的门,当众持刀殴打并刺伤了正在办事的张康生,威胁民警后逃窜。

由于案情影响重大,横峰县公安局成为专案组处理 6 9 案,吴建任专案组副组长。背地里,他自筹资金170万元入股了东风井煤矿。

从2009年9月起到2010年10月,兰风标组织工人在安全、技术不到位的情况下,非法开采煤炭。

在此期间,吴建直接越过横峰县安监局,私自批复了 东风井使用火工用品 的文件,为东风井的非法开采提供了火工用品。 东风井审批雷管26500发,炸药14880公斤。兰子一矿违法多批雷管 9700发,炸药1766公斤 。

在吴建的帮助下,东风井煤矿私自开采长达一年多,收益高达2000多万。直到 10 1 案发,吴建的劣迹如潘多拉盒子被一一揭开。

横峰官场,轰然地震。

儿童小便黄
小儿大便干
宝宝喝奶粉上火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