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法官巧解“重婚”案 丈夫免受牢狱苦

2019-07-22 03:53: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核心提示:2016年年末的一天下午,寒风中飘着毛毛细雨,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柳北法院刑事审判庭的俞法官急匆匆地朝法院办公楼大门走去。

2016年年末的一天下午,寒风中飘着毛毛细雨,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柳北法院刑事审判庭的俞法官急匆匆地朝法院办公楼大门走去。从他鼓胀的公文包里不难看出,里面塞满了卷宗。接近年关,工作量明显比以往增加了。 当俞法官走过立案大厅时,被人叫住了,他回头一看,原来是立案庭的同事,其向俞法官介绍旁边一位姓韦名玉萍的女士,说她要起诉丈夫重婚,立案庭刚帮她立了案,正准备移送给你们庭呢。俞法官打量了一下韦玉萍:中等个头,身材匀称,年过半百。她神情有些焦虑,口中还在絮絮叨叨地低声埋怨着什么人。 我这儿的材料今天下午必须要送达到位,您让内勤来签收吧。 俞法官抱歉地对立案庭的同事笑了一下,又转过脸来对韦玉萍劝解道: 韦大姐,您也不要太着急,等我们确定了承办法官后,马上跟您联系,您看怎么样? 看着俞法官那急匆匆的样子,韦玉萍欲言又止。 待俞法官办完事情回到办公室时,内勤书记员推门而入,抱着一本案卷,说是新收的案子,分给俞法官承办。俞法官接过案卷,一看,正是下午说的重婚的自诉案件。俞法官看了看表,虽已过了下班时间,但想起韦玉萍那火急火燎的神情,俞法官还是索性坐了下来,认真阅览案卷,对案情有了基本的了解:韦玉萍要告的人,是她的丈夫覃联强,还有她丈夫的另外一个 妻子 邵丽洁。 根据起诉书上的陈述,韦玉萍和覃联强是原配夫妻,两人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登记结婚,先后生了两个儿子,一家四口本该其乐融融,可后来覃联强变了!小儿子7岁那年,覃联强在朋友聚会上认识了邵丽洁。当时对方刚刚经历了一段失败的婚姻,陷在痛苦和伤害里不能自拔,楚楚可怜的样子激起了覃联强的保护欲。于是,他扮演起了护花使者的角色,邵丽洁有什么需要,他总是随叫随到。后来,他和邵丽洁慢慢从朋友发展成了恋人,再后来开始同居,还生了个女儿,取名覃柳梅 从起诉书中的内容和韦玉萍提供的证据来看,覃联强重婚可能是确有其事,但是细细看完案卷之后,俞法官有了疑问:重婚这事儿已有一些年头了,韦玉萍怎么现在才起诉丈夫并要求民事赔偿呢?韦玉萍真就那么粗心大意,还是其另有什么隐情?带着疑惑,俞法官拨通了韦玉萍的电话。 韦玉萍听到是俞法官打来的电话,饭也顾不上做了,她痛斥起丈夫的种种不是 俞法官耐心倾听,尽力劝解,终于让韦玉萍的情绪逐渐平息下来,并产生了信任感。韦玉萍犹豫了一下,还是向俞法官袒露了心声: 其实,我早就晓得他和那个女的在一起,也知道他们生了小孩儿,我来法院告他,是被他逼的! 韦玉萍没有之前激动,但话语里还是怨恨不止。 原来,韦玉萍不是没有想过离婚,可她年轻时跟着覃联强从农村进城务工,这些年基本上都是靠丈夫赚钱养家,若离开覃联强,她一个人怎么生活,又如何抚养孩子?两个儿子要读书、要参军、要工作,她离婚难保不会影响孩子们的前程。而且2008年村里征地,他们夫妻分到了两栋三层小楼,价值不菲。当时是覃联强去办理的手续,两栋房产也都登记在他的名下。如果一旦离婚,那么她说不定会人财两失 就这样,韦玉萍一忍再忍,也盼望覃联强有朝一日能够迷途知返。 韦玉萍果然早就知道了丈夫重婚的事实,这倒没有出乎俞法官的意料。但是她接下来说的情况,就让俞法官大感意外了,甚至有点哭笑不得:韦玉萍与丈夫之间这种微妙的平衡,竟然是被一次闲聊打破的。 那是2016年国庆节假期,韦玉萍跟几个好姐妹聚在一起打麻将,其间,她们张家长李家短地闲聊起来。说着说着,话题扯到了当下非常流行的婚外情上。牌友伏阿姨给大家讲起隔壁家的男人黄某 养小三 的故事,她绘声绘色地说,别看那个黄某平日里人模人样,居然还背着老婆把自己的房子留给了和小三生的孩子!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韦玉萍心想这哪里是在讲黄某啊,分明是在戳我的痛处 覃联强不就是在外养小三吗?至于房子给没给和小三生的孩子就不知道了。想到这,韦玉萍没了打牌的心情,找了个理由便悻悻离开。 回到家里之后,她依旧无法平静。既然感情没了,人走就走吧,可房子不能旁落他人手里,那可是夫妻的共同财产呀!

两栋小楼一直在出租,韦玉萍和覃联强每人收着一栋的租金,但房产证上登记的是覃联强的姓名。 他会不会也像伏阿姨说的那个黄某一样,瞒着我把房子留给那个小三所生的女儿? 惴惴不安的韦玉萍,为防患于未然,于是第二天找到覃联强,要求把那两栋房子过户给她,或分别过户到两个儿子名下。面对这个要求,覃联强有些诧异,觉得她是在无理取闹,所以一口拒绝。 就在韦玉萍一筹莫展之际,身边的好友提醒她: 覃联强不是和那个叫邵丽洁的女人住在一起嘛,房子买了,女儿也生了。你去告他重婚,肯定能拿回房子。 一语点醒梦中人!她思前想后,在苦求丈夫分割房产无果的情况下,不得不以覃联强涉嫌重婚罪将其告到了柳北区人民法院 电话里,韦玉萍跟俞法官表示,自己其实就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让丈夫把两套房子留给自己的两个儿子,也让自己有个依靠。并不是真的想要覃联强坐牢。 听到这里,俞法官估计韦玉萍还不清楚自己打这场官司究竟意味着什么:一旦重婚罪成立,覃联强将被判刑,接受法律制裁。在此之后,韦玉萍需另行起诉离婚,才能达到分割财产的目的。到那时,覃联强说不定已经开始服刑,离婚也好,分房子也罢,或许会更难。 俞法官的解释让韦玉萍有些意外,她只想快点解决财产问题,没料到竟然要如此大费周折 挂断韦玉萍的电话后,俞法官陷入了沉思:这段畸形的婚姻,如果真像韦玉萍说的那样 只是为了房子,那案子可能倒好解决,这样一来,也可以让这几个搅在一起纠缠不清的家庭,重新回到正轨上来。俞法官心想,得尽快找被告人覃联强和邵丽洁谈谈,一来看看另一方说的事实是怎么样的,二来也了解一下覃联强和邵丽洁是个什么态度。 过了两天,俞法官把覃联强和邵丽洁传到了法院。刚见到俞法官时,覃联强还对自己被 请 到法院来很不乐意,反复跟俞法官说,自己早就跟韦玉萍分开了,但至今也没有跟邵丽洁登记,你找我们来这干吗?俞法官看到覃联强一脸的不满,便把刑法条文摆在他们面前,耐心地跟他们讲解法律的规定。此时,覃联强才蔫了下来,感到自己 摊上大事了 !很快,他如实陈述,在2001年的时候,自己结识了邵丽洁并走到一起,200 年还生了个女儿 邵丽洁什么时候知道你没有离婚的? 俞法官突然向覃联强提问。 她 这次起诉的时候才知道的 ,覃联强想撇清邵丽洁的责任。但他回答时眼神中的慌乱还是被俞法官敏锐捕捉到了: 覃联强,你要实事求是地讲问题! 俞法官突然提高了声调,严肃地看着两人。覃联强心中开始打鼓,低头不语。而在一边一言不发的邵丽洁忽然开始抽泣起来。 其实,在这场情感纠葛中,纠结的不仅仅是韦玉萍,邵丽洁也是一样。她和前夫就是因为第三者插足而分道扬镳的,这样的伤害让邵丽洁非常怨恨第三者,所以她从未想过会去当别人丈夫的情人。和覃联强同居生下女儿后,她曾经屡次提出结婚,但覃联强却是态度躲闪。直到2005年韦玉萍找上门,她才得知迟迟不愿和自己登记的覃联强竟然并非自由身 而是另一个女人的丈夫!邵丽洁犹如五雷轰顶: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也扮演着曾经最痛恨的角色!为此,她和覃联强大吵大闹,一度离开了那个新组建没多久的家。可是因为舍不得女儿,她最后还是回来了,并多次要求覃联强离婚,给自己一个合法的名分。但当时正好是2008年,村里在征地,覃联强告诉她,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上跟韦玉萍离婚,自己得到的补偿就会大打折扣。面对经济利益的诱惑和不谙世事的女儿,经过几次争吵,邵丽洁只好无奈地选择了妥协。后来,覃联强给邵丽洁买了一套二手房,女儿也顺利地上了户口。邵丽洁再次提起离婚之事,见覃联强不太情愿,就渐渐接受了这个 宿命 般的现实。加之覃联强对她和孩子都很好,而韦玉萍又不怎么干涉他们。因此,对于妻子这个名分,邵丽洁也就不再强求了 至于韦玉萍所说的房子之事,邵丽洁说她从来都没想过要去分一杯羹。 看到邵丽洁说出来了,覃联强也不再隐瞒,他点头承认重婚的事实。临别时,覃联强还拉着俞法官的手说了一句令人哭笑不得的话: 俞法官啊,我真不是故意的呀,我还以为像我这种情况 分居两年,就算前面结的婚自动失效了呢! 送走覃联强和邵丽洁,俞法官对这个自诉案件的情况已经有了大概的判断,一个想法在他的心中也逐渐成型。因为刑事诉讼法有规定,这类案子可以合法地 私了 。所以,在掌握了双方的情况之后,俞法官觉得,利用双方在房产处置上的契合点,促成他们和解,是挽救这两个家庭幸福的最好办法。

由于房产分配涉及韦玉萍和覃联强的两个儿子的利益,所以,俞法官又先后联系了他们,把一家人叫到法院进行调解。韦玉萍和覃联强都明确表态,同意将夫妻共有、现登记在覃联强名下的两处房产分别留给两个儿子覃庆生和覃祝生。眼看案子就要得以解决的时候,韦玉萍又向覃联强发难了。倒不是说她对之前的处理方式反悔,而是请求法官彻底解决房子问题:既然房子不在覃联强名下了,那么他就不应该再收租金。 覃联强听到韦玉萍这么一说,顿时激动起来,他觉得韦玉萍太得寸进尺了,如此,就是把自己养老的保障也剥夺了,这不是把自己往绝路上逼吗?反正是饿死,不如交给法院判吧!去坐牢也还有口牢饭吃。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调解工作一下子陷入了僵局。 俞法官先送走了韦玉萍、覃联强和邵丽洁,把覃庆生和覃祝生两兄弟留住。俞法官耐心地向他们解释相关法律法规,阐明利害关系。并跟他们分析,如果案子调解不成 韦玉萍不撤诉,那么根据覃联强和邵丽洁均认可的重婚事实,他们的父亲覃联强面临牢狱之灾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而除了坐牢外,随之而来的还有起诉分割房产,一家人的生活将会受到重大影响,难得安宁。 听了俞法官的一番分析,两兄弟均表示愿意回去做父母的工作,争取达成和解。 春节过后,韦玉萍给俞法官带来了好消息。原来在儿子的劝解下,她同意和覃联强各收取一栋房子租金。但她同时又提出了一个新的条件:覃联强收租的那栋房子租金要高一些,每月多出了1200元。她要求两人换过来收租,否则,她心理不平衡。但是覃联强并不同意,无奈,俞法官只好让他回家等候通知。 难道就让1200元的分歧成为调解的拦路虎吗?俞法官不甘心。通过再次详细的阅卷,俞法官注意到,邵丽洁有正式的工作和稳定的收入,覃联强每月少收1200多元的租金不会对生活造成太大的影响。另外,审限越来越近了,也应该为调解不成做些准备。 2017年4月底,开庭的日子到了,在威严的法庭上,覃联强虽然没有表态同意让步,但还是明显能感觉到他的焦虑和不安。开庭前,俞法官敲山震虎 当庭再次将调解不成可能造成的后果告知了当事人: 覃联强、邵丽洁,案子不可能一直拖着,还不能达成和解,我们只有依法判决了。判决的结果,可没有商量的余地。 虽然俞法官的声音不是很大,但刚柔并济的言语,却让覃联强感到非常震撼。犹豫片刻,他哆哆嗦嗦地说: 俞法官,请 请再给点时间让我们调解 之后,双方再一次坐到了一起。这次,双方终于达成了一致。 一起家庭经济纠纷得到圆满解决。韦玉萍也向法院表示愿意谅解覃联强和邵丽洁,并同时递交了撤诉申请书。法院审查后,同意了她的撤诉申请。 5月上旬,韦玉萍和覃联强平静地办理了离婚手续,正式解除婚姻关系,使一度混乱的两个家庭终于回到了常态。 案件到这里,算是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然而,有人或许会问,将刑事案件私了,是否会影响法律的严肃和权威?答案是否定的。 只有情节轻微、社会危害性很小的刑事自诉案件才能被私了。这种私了是法律允许的,必须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进行。而且私了的目的是更好地化解矛盾,快速地解决纠纷,保障被害人的利益,维护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和感情,这恰恰体现了法律的人性与关怀。对于韦玉萍而言,私了的过程和结果就比先把覃联强定罪判刑,再大费周章地打官司离婚分割财产要好一些。 (文中除法官外,其他人为化名。因涉及隐私,故谢绝上网)

幼儿口臭
小孩口臭
6岁儿童口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