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穿越之医者仁馨 第十四章 堂上

2020-01-17 02:00: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穿越之医者仁馨 第十四章 堂上

“还请老爷夫人移步仁心院!”

柳儿也猛然出声,恭敬地说道。

按说她一个丫鬟本不应该在小姐和老爷夫人说话的时候插嘴。可是不知道为何,她竟然忍不住站出来说了话。

还有,今天看见小姐异常的样子,她却不觉得小姐异常了。

好像是顿悟了什么一样。

白仁馨回头,看着柳儿脸鼓鼓的,明显肚子里有火气的样子,不由地眨眨眼对她笑了笑。

她本来就是如出尘的雪莲,就连眸子也和晨星一般明亮,这般淘气的时候更有万千风采聚集一身,竟看得暗处那人停滞了呼吸一秒。

叶云天微微握拳,手上青筋乍现。

白元敬点点头,虽然心里对于女儿如何会医术的事情还有些疑问,但当下,这不是主要的。

现在,他最想知道的,是杏儿的事情。

“那就一起进去吧,夫人。”白元敬侧头对着小许氏正色道,随即,抬起脚步就往仁心院里而去。

小许氏脸上有一瞬间的灰败。

这件事情仿佛并非她预料一般的往前而去。

顾三哥家里的为什么会没死?按照自己交代的她应该是死了才是啊?

这样,等到自己和夫君“闻声而来”的时候,白仁馨才百口莫辩。

而照着白仁馨以往的脾性,若是她爹爹误会了她,她是不屑于开口的。而只要她背了伤人致死这个锅,再稍作手段,就算是江南王老王妃想要接她过门,也是泡定了汤的计划。

而现在……

小许氏看着跟着白元敬身后走进仁心院的白仁馨,她稍慢了白元敬一步,虚扶着自己爹爹。

这是什么情况?

小许氏掐了掐手心,差点儿没把自己蔻丹的红色给染进手心里。

下一秒,白仁馨回头,指桑骂槐双关的一句话更是让她陡然生火。

“把那被黑了心的支使的顾三哥家里的给我抬进来!”

说完,白仁馨抬头,对着灰着脸的小许氏就是一个鬼脸。

小许氏瞬间跄踉了一步。

还好她身边最近的丫鬟眼疾手快,过来扶住了她。

小许氏这才站稳,回头见是昨天跟着罗嬷嬷过来的丫鬟阿秀,左右看看就压低了声音问道:“东西都埋好了么?”

阿秀抬眼,不动声色地微微点了点头。

小许氏这才深吸了一口气。

顺了顺气,小许氏阴沉地看着陆续进去的人,嘴角浮现了一丝阴笑。

好好好,我倒要看看,等到赃物出现在你院子里的时候,你要怎么辩驳?!

想着,小许氏抬脚便往仁心院里走去。

进到仁心院里,见白元敬坐在上首,小许氏未作多言便也款款走到他身边坐下。

而顾三哥家的已经被柳儿叫人放在垫了草席的大厅里。

只见白仁馨叫丫鬟点了蜡烛,取了银针过来,接过银针就放在烛火上烫了烫。

白元敬看了,微微点点头。

金针刺穴这样的流程,小许氏跟在白元敬身边多年,也是知道的,只是不晓得白仁馨什么时候竟然偷学了医术。

小许氏不甘地撇撇嘴,在白仁馨用针刺进顾三哥家人中穴的时候故意干咳了一声说道:“以前见馨儿死活不愿学夫君的医术,仁锦又一心致仕,我还担忧仁爱一人不能净得夫君真传,如今看来真是我想多了,只是不知道馨儿什么时候学了这一手呢?”

又边开玩笑地和白元敬说道:“难道是夫君偷偷地给馨儿开小灶了?”

寥寥几句,又勾起了白元敬的猜测,他深皱眉头,看着白仁馨刺穴,眉头紧锁,却并不言语。

“都是女儿偷师的。”白仁馨微微一笑,简短地一句话,却并不对着小许氏的视线。

自信而又颇有说服力。

白元敬稍稍舒展了眉头,眼神里还跳跃着一些异样的光彩::菲娘,原来馨儿还是敬我的……

小许氏还想说什么,但顾三哥家的却突然一声“啊!”的大叫,醒了。

“……我这是来了地府么?”顾三哥家的悠悠睁开眼睛,却有些神志不清地扶着头嘀咕道。

依稀记得自己撞向了仁心院的柱子,却只感觉到自己撞上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

似乎还看到了一片云。

而后,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顾三哥家的努力睁睁眼,却看见了白仁馨微微笑的脸庞入了眼帘。

“啊!”

做了亏心事的顾三哥家的突然迸发了一声尖叫,紧接着下意识地就开口:“大小姐,你怎么也在这里?你不是应该……”

“顾三哥家里的,你还没死!”

听见顾三哥家的有些口不择言,小许氏突然一拍桌子,厉声喝道,完了又添了一句:“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有没有诬陷大小姐?!”

闻声对上小许氏的脸,顾三哥家的怔愣了一秒,然后慢慢地明白了过来。

她,居然没死!

幸得以生的庆幸伴随着一种后怕,这是哪怕只有一丝贪生念头的人的共识。

但这后怕渐渐淡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失望。

顾三哥家的看着小许氏,慢慢地绝望了下去:为什么她没死!

如果自己和杏儿不做出牺牲,那她儿子水强偷财库里的事情就会被夫人揭破,那样的话,水强必然是不能留在仁锦少爷身边做侍读了。

而且,肯定会被老爷送官的!

按南齐律法,奴仆偷了主人家的东西,是该要跺了一只手指,并在牢头里蹲两年的!

那样的话,水强等于是毁了!

水强若是毁了,靠自己和杏儿能出得起钱治三哥的病?能出得起钱养着还大着肚子水强媳妇儿?

顾三哥家眼里更加无神了。

“说啊!”

看着这个胖胖的仆妇一直不开口,就连白元敬也急了,他指了指躺在地上,还留着一口气在的杏儿开口喝到:“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行医几十年,虽然官至太医院院判也算是名门大家、地位颇高了,可对于仆人,他从不胡乱虐待的!

所以当小许氏的丫鬟禀告仁馨虐待杏儿的时候,他立马放下了老王妃的开药单,就急急地跟着小许氏赶了过来。

而白元敬话音刚刚落定,白仁馨便走到了顾三哥家的面前,蹲了下去。

遮住了她和小许氏的对视。

清然而又慈悲地看着顾三哥家的,白仁馨清声说道:“有没有人指使你,你我心里都清楚,现在爹爹和母亲都在这,你也说清楚。否则……”

否则这就是我对你最后的仁慈了。

白仁馨定定地看了看这个胖胖的仆妇。

她圆圆的脸上溢满的神情都是害怕。

早就没有了方才在仁心院门口向自己讨要说法的那个气势。

也是。

若不是刚才莫名其妙就冲进了自己的怀里,她现在就会生死未卜。

也算是死过一回的人了。

白仁馨说完,直起身子,走到杏儿身边,探了探她的脉搏。

随即拨开了杏儿的眼皮,察看了一下她的瞳孔。

最好能救醒整个人,这样,就更容易审问了。

白仁馨的举动引起了仁心院厅内所有人的视线,就连白元敬也皱了皱眉毛。

怎么?

这个杏儿看上去就快不行了,馨儿能有办法治好她?

成都不孕不育医院怎样
合肥长淮中医医院口腔科预约挂号
卵巢早衰能治疗好吗
合肥治疗癫痫病方法
汕头看妇科上哪里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