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破天 第七百五十二章 喝酒

2019-10-12 20:27: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破天 第七百五十二章 喝酒

时间在一点点流逝,距离军中大比最后一场比试的时间已经越来越近了。这军中大比的最后一场比试,也是皇城中百姓们如今最关注的事情。

皇宫之中,雷王殿内。

一位灰袍老者在大殿下虔诚跪拜。大殿之上,大衍王朝的霸主轩辕无命面色依旧肃然,他淡淡扫了一眼下方跪拜的老者,沉声道:“军中大比进行得如何了?本尊听闻,崔将府和尉迟将府似乎发生了些意外!”

“是……”老者微微一拜,这才直起身子,道:“第三场酆山围场中的比试,崔将府的青年翘楚们全部死在了围场之中,而尉迟将府的参赛者也只有尉迟威的大女儿尉迟凌岚一人生还而已!”

“查出原因了吗?”轩辕无命话语中仍旧冷漠,透着一股对生命的漠视。

“原因还在调查之中,老奴也觉得此事很是蹊跷!”灰袍老者如实回道。

“好,尽快去查!还有何事要报吗?”轩辕无命语气依旧冰冷。

灰袍老者再拜,道:“帝尊,本次军中大比之中,有一名少年人驯服了烈焰马!”

轩辕无命眼神骤眯,有些讶然,道:“驯服了烈焰马?你确定他是驯服而不是猎杀?”

“是驯服……”老者再次确认道:“老奴不知有一句话当讲不当讲……”

灰袍老者明显有些犹豫,轩辕无命依旧眯着眼睛,道:“讲!”

灰袍老者抬起头来,直视轩辕无命:“帝尊,老奴觉得,此少年的长相,有些像……长公主……”

轩辕无命隐藏在龙袍里的大手微微抖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却是没有任何变化,他盯着灰袍老者的脸半晌,才道:“你是说,你怀疑他是瀛妹的骨肉?”

“老奴不敢妄言……”灰袍老者再次一拜,道:“不过,依此少年的年纪来看,倒是很像是长公主的血脉……”

轩辕无命一时间没了话语,他沉思半晌,才出声道:“你是想说,你怀疑此少年便是从古胤王朝死里逃生的那个少年,也是就是瀛妹的血脉?”

“老奴也希望如此……”灰袍老者躬身回道。

“好!”轩辕无命那紧绷如钢铁一般的脸似乎难得有了一抹松弛,像是笑,只是有些难以辨认。

“帝尊,老奴还有一事要禀!“见轩辕无命沉思,灰袍老者再次躬身道:“再有三个月便是魔域开启的时间了,不知帝尊的人选可曾敲定!”

灰袍老者知道轩辕无命定然是已经把此事忘到了脑后,所以才出言提醒。然而提及此事,轩辕无命却是叹了口气,感叹道:“此事却是棘手的很,人选的问题,容本尊再考虑考虑!魔域开启,泽曦那丫头也该出来了吧……”

“是……”灰袍老者回应道。

……

皇极城中,尉迟将府。

府内的凉亭中,月光皎皎,夜风习习。尉迟威举起酒壶对着对面的少年,说道:“年轻人,第一次跟本将军喝酒,还不知本将军的规矩吧,便是三口要喝下一壶!可是你都已经喝了近五六口了,为何一壶酒还未清掉?”

对面的少年闻言却是淡然一笑,道:“那可巧了,我喝酒的规矩便是一壶酒至少要喝七口,尉迟将军这一壶三口便清,也是不和了我的规矩!”

尉迟威微微一怔,却是爽朗地大笑起来,摇头道:“你这少年人啊,还真是让本将军无言以对!”

少年淡然一笑,却是没有回话,他轻轻喝下一口酒,抬头望着上方的圆月,脸上的笑容却是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份孤独和落寞,如今自己已经离开南川整整半年多了,也不知道南川那片大陆如今到底已经变作什么样。

尉迟威望着少年落寞的侧脸,却是再次打开了一壶酒,喝下一大口,咧嘴道:“我说你这个人啊,就是心事太重

!有些事情,你想那么多又有何用?”

丹轩没有回答尉迟威的话,只是仰头灌下一口酒,这一口却是尤其地大,一口之后,酒壶竟也是空空如也!

尉迟威以为丹轩在担心明日的军中大比,笑着摇头道:“要是本将军说啊,不就是一个军中大比嘛,本将军如今都已经排名注定垫底了,也没搞的像你这么心事重重的好吧!”

丹轩闻言却是笑了,抬手拾起旁边的一壶酒,笑着说道:“那可就是你想多了!我担心的不是军中大比,有些事情你不懂!”

“我不懂?”尉迟威颇有些不服气,然后忽地又苦笑道:“也是!本将军也是真搞不懂!现如今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小小年纪,一个个却每日老气横秋的,你是,凌岚最近也是,我这个当爹的也只能干着急,就是没有什么办法啊!”

丹轩闻言手上微微一颤,却是挤出一丝笑容,并未答话。

尉迟威注意到丹轩的表情似乎有些不对,问道:“你实话告诉本将军,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尉迟威狐疑地望着丹轩,然而丹轩表情却是极其淡然,道:“我能知道些什么?你这个当爹的都不知道,我又岂会知道了?”

“这倒也是!”尉迟威叹了口气,表情却是有些无奈。

二人对月当歌,人生几何,倒真像是忘年交般一见如故。一直到了深夜,丹轩扶着已经烂醉如泥般的尉迟威走在尉迟将府的回廊里。

尉迟威嘴里还含含糊糊地说着莫名其妙的话,显然已经是到量了。丹轩露出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这尉迟将府如同迷宫一般,他扶着尉迟威已经走了大半晌了,竟然连个守夜的护卫都没看见,这府里这么多房间,让他上哪去找尉迟威的房间呢!

正一筹莫展的时候,丹轩一抬头,却见一名女子正站在前方,美眸盯着自己,那双眼睛里就像是有千言万语要说一般。

“真,真巧啊……”女子正是尉迟凌岚,丹轩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却是感觉尴尬地很。

尉迟凌岚明显有些局促,连忙移开目光,道:“我,我恰好睡不着,出来逛逛,我父亲……”

丹轩惊醒,连忙道:“对了,你父亲喝多了,我找不到他的房间!”

丹轩总算是找到了一个可以交托的人,如若再找不着,保不齐他会把尉迟威扔在回廊上不管了!

二人将尉迟威送回到卧房内安顿好,尉迟凌岚将丹轩送出门,二人之间至始至终都沉默得没有一句话,更像是两个仇人。

“我得回去了……”丹轩也感觉气氛有些太过尴尬,出声道。

然而,他刚刚转身,尉迟凌岚却是忽地把他叫住,道:“对了,你,你的袍子还在我那里,我已经帮你洗过了,破的口子我也亲手缝上了,就是不知道合不合你意,你要不要拿回去……”

女子似乎有些不太敢看丹轩的眼睛,说话的时候,眼神有些躲闪。

丹轩怔了一下,摇头道:“不用了,随你处理吧……”

少年的话语中满是淡然,一句说完,转身便走,只留下尉迟凌岚一人,望着少年的背影,轻咬红唇,心中那种悔意又翻了出来。

延安治疗妇科费用
广安治疗卵巢炎医院
南昌治疗阳痿医院
延安治疗妇科医院
广安治疗盆腔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