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仙玉尘缘 第六百二十七章 因果报应

2019-12-04 05:01: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仙玉尘缘 第六百二十七章 因果报应

拳风呼啸,一拳比一拳凌厉,

林暮浑身杀机肆意,在剑域之中,哪怕林暮剑域沒有针对无法无天和木婉青,三人迅离开剑域之后,还是感到遍体生寒,

欢喜刚刚通灵性,他从未见过如此强悍的战斗,被林暮剑意吓得瑟瑟抖,

三人望着林暮样子,都是觉得一阵可怕,

无法无天之前见过林暮爆过一次剑域,但这次和上次相比,还要更厉害,更恐怖,

青袍修者如同沙袋一般,在林暮击打下,完全沒有任何反抗之力,

林暮体魄是靠着猕猴族的美猴酒晋升返虚期的,一身巨力无比惊人,极具穿透力,此刻青袍修者任他击打,他出拳狠辣,每一拳都是打在青袍修者防御最薄弱之处,

一道道重拳,快无比,很快就是幻影连连,

无边杀域,都开始泛红,

剑域几要化为实质,这么强悍剑域,木婉青和无法无天都是看呆了,

他们却是并不知晓,这样情况对林暮來説,是多么危险,此刻他被怒火攻心,就快要丧失理智,现在又尽全力催剑域,无形杀念,再次向他内心深处侵袭

一旦他心防失守,就会丧失自我,彻底入魔,

这次再入魔,就是大罗剑仙下凡,也救不了他,就真的死了,

林暮此刻浑然不知形势是多么危险,他心中有着无尽愤怒,眼前之人还妄图杀他,他倒要看看,到底是谁杀谁,

凶猛拳头,如同幻影,狠狠落下,

青袍修者吐血连连,整个身体很快就被林暮打得千疮百孔,

哗,

青袍修者元婴瞬间离体而出,纵使是元婴逃出,青袍修者也沒有任何还手勇气,他极力施展瞬移,想要逃跑,

今日竟然招惹到林暮这样一个杀神,实在是他沒有想到,

他杀人太多了,不知睡了多少绝世美女,从无失手,沒想到今日尽然栽在眼前这个元婴期修者手里,

见他元婴逃出,林暮怒火更甚,剑域通体泛红,

抓起地上长鞭,林暮狠狠一鞭,就向青袍修者元婴抽去,

见势不妙,青袍修者元婴连忙施展瞬移逃命,

但很可惜,在林暮这强大剑域中,他全力瞬移,也只瞬移了两丈远,根本就逃不出去,

林暮一个前冲,长鞭狠狠落下,劈在青袍修者元婴上,

一声惨嚎后,青袍修者元婴变得稀薄不少,

啪,

林暮又是一鞭劈下,青袍修者元婴更稀薄了,形态都是一阵不稳,

青袍修者自己很清楚,在这样强大剑域之中,他就是自爆元婴,也是无法伤害到林暮,

他连同归于尽资格都沒有,

他拼命施展瞬移,不惜耗费元婴本源,但林暮飞行度都不比他慢多少,一直从后面跟上,他再如何努力,都是无法逃出林暮剑域包围,只能硬生生挨着林暮鞭打,

他的元婴变得越來越淡薄,不知何时,元婴就被抽散了,彻底陨落,

林暮依旧如同一个疯子一样,挥舞长鞭,不停劈下,

无法无天都是看傻眼了,根本就忘记上前阻止,

木婉青看出不妙,她已是看出,林暮现在这状态,分明是要走火入魔的前兆,

这个念头刚在心中浮现,她顿时就心惊无比,吓得花容失色,

林暮实力如此强大,剑域之中,可谓无敌,若是走火入魔,沒人能救他,就是她和无法无天,还有欢喜,都将被丧失自我的林暮击杀,

她心中很是担忧,此刻再也顾不上什么危险,拼命向剑域中冲去,呼喊着让林暮停下,

有人进入剑域,林暮顿时警觉,他猛然回过头來,见是木婉青,他下意识心中一松,

下一瞬间,他就恢复神智,却是觉得疲惫无比,眼前一黑,就眩晕过去,从空中跌落下來,

木婉青忙施展瞬移,上前抱住林暮,刚落下地,她眼泪就哗哗直流,

无法无天和欢喜也都迅围了上來,

“他沒事吧。”无法并不明白事态的严重性,沒心沒肺问道,

“刚刚还大神威,怎么一瞬间就晕倒了。”无天一脸纳闷,

欢喜趴在林暮身上,伸出小爪,挠着林暮,但林暮却是沒有任何反应,双眸紧闭,面色苍白如纸,呼吸都是变得非常微弱,气若游丝,仿佛随时都可能死去,看着虚弱至极,

木婉青看着心疼无比,

刚刚林暮差diǎn就走火入魔了,但听到她呼唤,看了她一眼之后,却是悬崖勒马,瞬间恢复了理智,显而易见,她在林暮心中,还是有着很重要地位,

不然,在那样危急时刻,很难将林暮恢复清醒,

“都怪你们,一直闯祸。”木婉青也沒了平时温婉,望着无法无天,火道,“要不是你们闯祸,怎么会连累他这样。”

无法无天自知理亏,都是一脸讪笑,沒敢反驳,

“其实这也不能全怪我们。”无法还是忍不住为自己和无天开脱,将全都推到陨落的青袍修者身上,“是他心狠毒辣,我们都已经赔偿他了,他还贪得无厌,更是动了杀机,想要杀了我们。”

“更可恨的是,他还妄图打你的主意。”无天紧跟着道,

两人见木婉青怒火难消,忙笑着安慰道:“他福大命大,死不了的。”

“其实我多希望此刻昏迷的是我,还能躺在你怀里。”无天反倒一脸羡慕,

两人如此沒心沒肺,木婉青气得不再搭理他们,

三人足足等了两个时辰,林暮方微弱地睁开双眸,慢慢醒來,

“你醒了。”木婉青惊喜道,

无法无天闻言,忙都围了上來,

“刚刚生了什么。”林暮望着木婉青和脑袋快伸到他脸上的无法无天,虚弱问道,

之前的记忆,他已经一片模糊,他只记得自己爆了剑域,在不停地挥拳,后來似乎还捡起了一个鞭子,不停抽打,但结局如何,他全无记忆,

“你爆了剑域,将那青袍修者打死了。”无法快言快语,兴奋道,“真是大快人心,杀得好。”

“我早就看他不爽,要不是打不过他,我非杀了他不可。”无天摸着身上深可见骨伤口,吸着冷气道,

“我将他杀了。”林暮惊讶问道,

无法无天齐齐diǎn头,

“你差diǎn就走火入魔了。”木婉青一脸后怕道,

又杀人了,

林暮长叹一声,

他本想做个绝世善人,不再杀生,但在这修真界中,却总是身不由己,

青袍修者如此心性,实属该杀,尤其是触犯了他的逆鳞,做事欺人太甚,

经此一事,他反倒看开,

管他杀不杀生,只要自己问心无愧就好,沒有必要为了虚无飘渺的绝世善人名头,令自己找不自在,

倒是苦了无法无天了,让他们挨了一顿揍,

不过转念一想,他们两人如此祸害,挨打也是活该,根本就不值得同情,

倒是他自己,什么坏事都沒做,还挨了一顿打,还忍受了一番屈辱,爆了剑域,还差diǎn走火入魔,险些丧命,

他招谁惹谁了啊,

真是倒霉透dǐng,

他挣扎着想要站起身來,但浑身却沒有一丝力气,蠕动了一下,他只好又躺在木婉青怀里,木婉青怀抱柔软舒适,贴得如此近,他不由面红耳赤,

他忙支开无法无天:“这次都怪你们闯了如此大祸,差diǎn累我丧命,现在你们满意了,这个果园都是你们的了,快去给我采摘些灵果來吃,顺便将我的万年火元果给我拿回來。”

“你想吃灵果不早説。”无法道殷勤道,“我这就去给你摘。”

“我去给你拿万年火元果。”无天也起身离去,

片刻之后,无法就抱着一堆灵果回來了,

木婉青乖巧剥皮,喂林暮吃下,

无法看不下去了,一脸羡慕道:“你这是养伤,还是享受啊。”

木婉青和林暮面色都是一红,木婉青小脸通红,更是娇艳欲滴,美艳不可方物,

无天这时将林暮万年火元果拿了回來,顺带将青袍修者长鞭和储物袋都拿了回來,满脸笑容道:“这下大赚了一笔。”

“这根长鞭是我的,储物袋归你。”无法一把抢过长鞭,

完全忽略林暮和木婉青存在,他们两人就已经开始分赃,

林暮轻咳一声:“这些都归你们,这果园中的灵果,全都归我和木姑娘还有欢喜了,如何。”

无法无天沉吟一下,勉为其难diǎn头,仿佛是吃了大亏一样,道:“就便宜你们三个了。”

若非此刻虚弱无比,林暮真想动手教训他们两个,

青袍修者好歹是一个返虚期修者,身家总么也要比一个果园丰厚得多,他们两个捡了最大的便宜,还好像跟吃了大亏一样,

还能再不要脸一些么,

“我现在虚弱动不了,你们去帮我们三个将灵果采摘下來,在袋子里装好,不要偷吃。”林暮道,

无法想要借机亲近木婉青,不由笑道:“你就在这里安心养伤吧,让木姑娘跟我们一起去就行了。”

木婉青沒有任何停顿,当即回绝道:“我要在这里看着他养伤,你们两个快去。”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无法一脸无辜,垂头丧气,跟着无天一起前往果园,

欢喜蹦蹦跳跳,跟着两人,也是进了果园之中,

林暮离开木婉青怀抱,面色红润,坐起身來,

两人相视一笑,

临海市第一人民医院怎么样
长春华山医院朱桂莲
山东治癫痫病哪家医院效果最好
山东治疗阴道炎费用
乌鲁木齐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分享到: